当前位置:广州恒隆行商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潇湘馆与蘅芜苑两个住所有何区别?
红楼梦中潇湘馆与蘅芜苑两个住所有何区别?
2022-11-21

红楼故事”的真正开始是从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正式开始的。下面由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这篇文章,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接着往下看

刘姥姥这个老太太,虽然是一个不起眼的贫婆子,但却绝不是等闲人物。在整个《红楼梦》人鬼呜咽的悲剧中,刘姥姥是以一个点化者身份出现的智者,只不过,不仅身处富贵中的大观园诸芳看不起刘姥姥,就是喜欢读《红楼梦》的读者,也会嘲笑刘姥姥,为几十两银子,丢了脸面和气节。

而这,是十分危险的。

因为《红楼梦》本就是一部警世恒言性质的大梦一场,正如《黄粱一梦》是吕祖度化卢生的黄粱一梦,曹雪芹写《红楼梦》,为的正是度化天下人。所以不管书里书外,嘲笑刘姥姥的人,都要警惕性格中的危险因子,不要走上迷途。

当刘姥姥走进大观园时,她虽然被当作女篾片般引人嘲弄戏谑,但她却以自己的方式,时时处处表达观点,点化身处痴迷梦境中的黛玉、宝钗等人。

贾母带刘姥姥进大观园,是一场盛大的炫耀之旅,贾母带这个贫贱的乡下婆子,走进了她认为最优秀的孙女辈的住所,第一处便是到林黛玉的潇湘馆。

在潇湘馆,刘姥姥见窗下设着笔砚,又见书架上落着满满的书,夸奖道:“这哪像个小姐的绣房,竟比那上等的书房还好。”

林黛玉是一个神仙一流的人物,大多数俗人看到黛玉,一般都会注意到她出众的容貌,而刘姥姥却对黛玉容貌、才情不闻不问,却对潇湘馆中的笔墨纸砚极口称赞。

接着贾母又带刘姥姥到了薛宝钗的蘅芜苑,本来贾母凭着对薛宝钗的了解,薛家这个人精姑娘,品味和财力都不俗,她的住宅应该也很能为贾家争面子的。

可是谁料,贾母带领刘姥姥、薛姨妈等一干人兴高采烈地进入蘅芜苑,却犹如进入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贾母随即对宝钗的品味进行批评,又亲自帮宝钗布置房间。

而刘姥姥这个人精,在游览大观园的整个过程中,都很活跃,但在蘅芜苑,却罕见闭嘴,不发一言。

那么,刘姥姥为何在黛玉的潇湘馆极口称赞,却对宝钗的蘅芜苑一言不发呢?其实,如果单纯把刘姥姥看成一个世俗中精于世故的老人,那就太肤浅了,前面说过,刘姥姥是一个度化众生的智者,她的言行举止,如同一僧一道一样,在点化读者和世人。

一、书香门第是贾家躲开祸端的路径,可惜荣国府上下几乎无人真正读书。

纵观荣宁两府,不光男子到年龄就要入学读书,就连他家的女孩们,也不似王家一样是目不识丁的睁眼瞎,而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优雅女子。

但是,贾家能称得上书香门第的,一个是林黛玉,一个李纨,不过,李纨父亲虽然是国子监祭酒,但却培养的女儿李纨女子无才便是德,这样算起来,贾家真正读书的,只有黛玉这个荣国府收养的孤女。

黛玉读书,一不像贾兰等人一样,为的是博取功名;二也不是像贾政一样,为了沽名钓誉;三不像宝钗一样,为了摇身一变,伪装成大家闺秀的模样,为家族谋取富贵。

黛玉读书,只为了增长才干和抒发胸意,她虽是一介女流,却是贾家难得的清流,因此刘姥姥极口称赞黛玉的潇湘馆,说“这必定是哪个哥儿的书房。”

可惜,荣宁两府,没有一个“哥儿”有这样的书房,只有黛玉这个女流之辈有这样的书房,而她却只是一个如柳絮一样无根的浮萍,没有机会指引贾家走向正路。

二、宝钗如雪洞的蘅芜苑,是一个争夺富贵的战场,这是四大家族败家的根本。

宝钗的房间为啥是如雪洞一般,其实和宝钗的才学、家世等没有关系,只是贾母和薛家争斗的结果。

宝钗为何把房间布置得如雪洞一般,并非是她不热爱物质享受,而是有她特殊的考虑。

1、为了和贾家博弈方便。

黛玉的潇湘馆里,除了有荣国府为她准备的如探春、惜春一样的标准配置外,还有她回苏州奔丧回来,从林家带来的大箱小箱的书籍等物,她把林家的书香门第的家风也一块带了进来。

而宝钗为何把蘅芜苑布置成这样,薛家的东西,一针一线没有带到蘅芜苑,王夫人和王熙凤按照分例送到蘅芜苑的东西,也被宝钗退了回去?

其实这是宝钗的策略,一方面,宝钗把荣国府安排的分例退了回去,正如薛姨妈所说的,对贾家的东西“一应日费,一概免却”,表示宝钗虽然白住在荣国府,并没有在银钱上沾贾家的光。

另一方面,宝钗从不把薛家的东西拿到蘅芜苑,以免将来宝钗要离开贾家时,再往外拿,显得不好看,这也是薛家不让贾家沾自己光的方法。

事实是,在王夫人检抄大观园后,宝钗和宝琴姐妹,很快搬出了大观园,没有留下任何后顾之忧。

所以从蘅芜苑的布置来看,宝钗住进大观园,目的就不单纯,她们一家来到荣国府,不是为了正常的走亲戚,过正常的生活,而是另有目的——宝钗嫁给宝玉,别有所图。

2、为了让贾母难堪:让贾母落个薄待亲戚的坏名声。

本来贾母兴高采烈地带刘姥姥看宝钗的屋子,贾母的目的,一是为了在刘姥姥面前炫耀荣国府的富贵,一是为了炫耀荣国府往来的都是如黛玉、宝钗一样优秀、高雅有品位的女孩。

但是一走近蘅芜苑屋子,却发现屋子里如雪洞一般,除了一床、一套茶具,一个土定瓶中供着数支菊花,其他什么都没有,就连床上用品都很朴素。

这就尴尬了,本来贾母是带着刘姥姥来炫富的,结果发现如此富贵的荣国府,却对亲戚家的女孩如此薄待,简直就是一个贫民窟。这让贾母如何拉下面子?

因此,贾母尴尬之下,先是指责了宝钗品味不好:

“她们(迎春等)姊妹们也还学者收拾的好,只怕俗气,有好东西也摆坏了。我看她们还不俗。如今让我替你收拾,包管有大方又素净……”

看,说自己家的孙女布置得不俗气,而这宝钗怎么这样俗气呢?这是贾母的潜台词。

其实,宝钗如此精明的人,为何明明知道刘姥姥要来逛园子,却偏偏让屋子如雪洞一样,其实是有意让贾母出丑:看这贾母,表面上看多么慈祥知书识礼,对自己的外甥女黛玉,就千娇百贵,连糊个窗户都要用世人没见过的软烟罗,对王夫人的亲戚,就薄待到如此!

不过,贾母对宝钗漠不关心,也是实情,不然宝钗住进大观园好几年,贾母竟然从未进过宝钗的住所,竟然第一次带着刘姥姥进蘅芜苑,才发现这宝钗给她埋了一个雷。

所以说,宝钗如雪洞一样的住所,照射的是贾母和王夫人、薛家两派斗争的产物,其实说到底,是贾母和王夫人婆媳俩为了富贵而争斗的结果。

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宝钗却把贾家的家丑呈现在刘姥姥面前,人精一样的刘姥姥不置一词,其实本质是对贾家内部窝里斗的不认可。

而这是贾家败家的根本,正如探春在检抄大观园时声嘶力竭地喊出来的:“古人曾说过:‘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